• <xmp id="yki6a">
    <samp id="yki6a"><samp id="yki6a"></samp></samp>

    www.mdorganix.com

     相信很多看過水滸的朋友們心頭都會縈繞著這樣一個問題:那就是為什么《水滸傳》里的兩大淫婦都是姓潘呢?一個也就罷了,文學嘛,不必較真;可出現兩個,那就很有探究的必要了。當然,我們無法起施老先生于九泉之下,目前典籍記載更是在這方面毫無記錄,因此,真正的原因只能是我們后人的妄加揣測而已。本文僅僅只是提出一種可能,敬請各位朋友批評指正!

      那么,水滸兩大淫婦是誰呢?公認無疑的是這兩人:潘金蓮和潘巧云。宋江的老婆閻婆惜也是個淫婦,迷戀上“風流俊俏,更兼品竹調詩”的張三后意圖告發宋江被殺,沒搞出多大的風浪;盧俊義的老婆賈氏與管家李固茍合,借機陷害盧俊義,后宋江率梁山泊英雄攻打北京城劫法場,救出盧俊義,這對奸夫淫婦被“拼命三郎”石秀所殺,也沒搞出多大的聲響。而“兩潘”就不同了,造成的轟動影響與災難性后果遠遠超過前兩者,特別是潘金蓮。若是你不知道她與西門慶的那點事,肯定要被說是外星人了,可以說,潘金蓮已經成為中國的“淫婦”圖騰。

      先來看看“兩潘”的昭昭劣跡:

      潘金蓮,22歲,長得是花容月貌,堪稱“陽谷縣花魁”。作者的評語是:“金蓮容貌更堪題,笑蹙春山八字眉。”武松看那婦人時,但見:眉似初春柳葉,常含著雨恨云愁;臉如三月桃花,暗藏著風情月意。纖腰裊娜,拘束的燕懶鶯慵;檀口輕盈,勾引得蜂狂蝶亂。玉貌妖嬈花解語,芳容窈窕玉生香。淫棍西門慶:那人立住了腳,正待要發作;回過臉來看時,是個生的妖嬈的婦人,先自酥了半邊,那怒氣直鉆過爪哇國去了,變作笑吟吟的臉兒。

    潘巧云

      這樣一個美女,因與西門慶通奸,毒死武大郎,后被曾經心儀的叔叔武松“劈開胸脯,拽出心肝”。前后三回(24—26回),一個難耐寂寞、淫蕩不忠、戀奸情熱的蕩婦形象躍然紙上,贏得千古罵名。

      潘巧云,25歲,是薊州府的兩院押獄兼行刑劊子手、梁山泊第三十二條好漢、天牢星“病關索”楊雄的老婆。她本是屠戶的女兒,因生于農歷七月七牛郎織女相會那天而得名??上径噔?,先嫁給一個姓王的小官吏,婚后沒多久丈夫就死了;守寡一年多后,再嫁監獄長楊雄,惜乎因不知自愛仍不得善終。

      潘巧云姿色出眾,書中有一處寫到。在楊雄家中,目擊者石秀:布簾起處,搖搖擺擺,走出那個婦人來。生得如何?石秀看時,但見:黑鬒鬒賽鴉鸰的鬢兒,翠彎彎的新月的眉兒,香噴噴櫻桃口兒,直隆隆瓊瑤鼻兒,粉濃濃紅艷腮兒,嬌滴滴銀盆臉兒,輕裊裊花朵身兒,玉纖纖蔥枝手兒,一捻捻楊柳腰兒,軟濃濃粉白肚兒,窄星星尖翹腳兒,肉奶奶胸兒,白生生腿兒,更有一件緊揪揪、白鮮鮮、黑裀裀,正不知是甚么東西。

    新水滸中的潘金蓮

      這番描述如果是在寫一個青樓女子或者狐貍精是非常恰當的,但在“水滸傳”中卻是用在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身上,給人就一個印象:騷貨!事實也正是如此,因與海闍黎裴如海勾搭成奸,潘巧云被石秀設計,與楊雄一起騙上翠屏山,為楊雄殺害。書云“一刀從心窩里直割到小肚子下,取出心肝五臟,掛在松樹上。楊雄又將這婦人七件事分開了,卻將釵釧首飾都拴在包里里了”??磥磉@楊雄劊子手當久了,恐怕是有些心理變態,看得人毛骨悚然!也是整整三回,第44回—第46回。

     

      那么,回到前面的問題:那就是為什么《水滸傳》里的這兩大淫婦都是姓潘呢?真是眾說紛紜,網友的創造力無窮啊!在網上我看到了很多朋友精彩的跟帖,整理后與大家分享:

      搞笑版:

      1、本書中人名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純屬巧合

      2、偉大的作者逃跑的妻子姓潘

      3、隔壁貌美的小娘子姓潘

      4、作者和姓潘的女的有仇,估計被拋棄過,一定是被姓潘的女子深深滴傷害過了

      5、因為施耐庵崇拜楊家將,所以恨屋及烏

      6、因為施耐庵喜歡“潘瑋柏”

      7、這得去問施耐庵老先生了

      ……

      比較有道理的說法:

      1、諧音:很簡單的道理啊,“潘”和“攀”同音,攀富貴,攀大款,攀靚仔……可惜沒有“攀”這個姓氏,于是用“潘”,其所暗示的內容,一目了然。

      2、泄憤:為什么里面殺人如麻?李逵吃人肉的情節都寫出來啦,一般的書會這樣寫嗎?

      那個潘什么可能真的是傷害過作者的某女子。

     

      3、出氣:其實是因為奸臣潘仁美,因為小說在楊家將之后產生,潘姓給人不好印象,所以順水推舟了,以不得罪人。

      4、諷喻:施耐庵曾經在張士誠手下干過,張士誠的手下大將潘元紹、潘元明在關鍵時刻背叛張士誠。施耐庵創造了兩個潘姓的不貞女子來諷喻他們為臣不忠。

      就我個人而言,比較認同第四種說法。淫婦與叛臣有著本質上的相同點:不忠。淫婦的不忠必然導致家破人亡,叛臣的不忠必然導致忠臣死節,社稷易主。而從目前僅存的記錄施耐庵生平的典籍材料中,我們縱覽他的生平,不得不說前面的第四種提法很有可能。

      有關施耐庵生平事跡材料極少,搜集到的一些記載亦頗多矛盾。自20世紀20年代以來,在今江蘇省興化、大豐、鹽都等地陸續發現了一些有關施耐庵的材料,有《施氏族譜》、《施氏長門譜》等,另有《興化縣續志》卷十三補遺載有《施耐庵傳》1篇,卷十四補遺載有明初王道生撰《施耐庵墓志》1篇。據這些材料分析:

      施耐庵是孔子七十二子弟之一施之常后裔。施耐庵自幼聰明好學,才氣過人,事親至孝,為人仗義。19歲中秀才,28歲中舉人,36歲與劉伯溫同榜中進士。曾在錢塘(今浙江省杭州市)為官三年,因不滿官場黑暗,不愿逢迎權貴,棄官回鄉。張士誠起義抗元時,施耐庵參加了他的軍事活動。張據蘇以后,施耐庵又在他幕下參與謀劃,和他的部將卞元亨相交甚密。后因張貪享逸樂,不納忠言,施耐庵與魯淵、劉亮、陳基等大為失望,相繼離去。施耐庵與魯、劉相別施時,曾作《新水令秋江送別》套曲,抒發慷慨悲痛之情。不久,張士誠身亡國滅。施浪跡天涯,漫游山東、河南等地,曾與山東鄆城縣教諭劉善本友善,后寓居江陰徐氏初,為其塾師。隨后還舊白駒,隱居不出,感時政衰敗,作《水滸傳》寄托心意,又與弟子羅貫中撰《三國志演義》、《三遂平妖傳》等說部。為避明朝征召,潛居淮安,染病而歿,就地高葬,享年75歲。

    施耐庵雕塑

      由上可見,作為一個滿懷報國熱忱、渴望在亂世中實現安邦定國抱負的人,對于自己的那一段爭天下功敗垂成的經歷肯定是痛定思痛,也正因為如此,潘家兩兄弟結黨營私、禍國殃民、背主求榮的行徑施耐庵才分外不能容忍。

     

      施耐庵正是因為站在張士誠的立場上,所以很鄙視潘元紹、潘元明哥兒倆。潘家兄弟原是張士誠反元起事時的伙伴,趁元末亂世攻城掠地。張士誠稱吳王時,二潘大見寵信,潘元紹被招為吳王愛婿,潘元明則手握重兵,出鎮杭州。但二人在張士誠危難時,竟先后投降了朱元璋,從而加速了張士誠的失敗。

      根據《明史》等書記載:張士誠為人,“外遲重寡言,似有器量,而實無遠圖”,其實是個見好就收的厚道人。“(張士誠)既據有吳中,吳(地)承平久,戶口殷盛,漸驕縱,怠于政事。”其弟張士信和其女婿潘元紹特別喜歡聚斂,“金玉珍寶及古法書名畫,無不充溢。日夜歌舞自娛。”身為駙馬的潘元紹的所作所為使得張士誠失去民心。

      1366年湖州之役時,潘元紹駐兵烏鎮之東,連番失利。而在湖州之役結束之前,朱吳另一軍由李文忠率領攻取浙西桐廬、富陽、余杭等地,進兵杭州。結果,杭州守將潘元明未經戰斗將城獻出,至此,張士誠浙西諸州、縣全失。

      1367年9月份,蘇州城已被圍10個月,糧草早盡,羅掘俱窮。張士誠拒不投降,最后城被攻破,朱吳軍由葑門、閶門入,守城兵潰,太守周仁及徐義、潘元紹皆降。

      因而,我們可以這樣推測:施耐庵寫《水滸》時,有意將書中兩個背夫偷偷打野食的不忠之婦,都取姓為“潘”,使得后人凡談及淫婦,必說此二潘,以此來發泄心中對潘氏兄弟的不滿與諷刺。真是“文人殺人不用刀”啊!


     

    成年视频xxxxx在线
  • <xmp id="yki6a">
    <samp id="yki6a"><samp id="yki6a"></samp></samp>